振东管理大讲堂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汾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期:2021-06-16

导语:2021年6月16日晚,应山西财经大学振东管理研究院邀请,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秋喜先生做客振东管理大讲堂,在山西财经大学国际学术交流中心一层报告厅做了题为《汾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的报告。山西省内多家企业嘉宾和山西财经大学师生共500余人聆听了报告。山西财经大学振东管理研究院院长宋瑞卿教授主持了报告。

千年前,“牧童遥指杏花村”的诗情画意令人神往;计划经济以来,汾酒的兴衰沉浮和改革魄力让人慨叹;如今,三年改革顺利收官,汾酒站上了一个全新的起点,即将开启一段全新的征程。本次讲座,李秋喜董事长带领我们一同走进汾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领略亦新亦旧,亘古亘新的汾酒魅力。

价值溯源:汾酒的昨天

1.悠久的酿造历史。杏花村遗址出土的小口尖底瓮见证了汾酒6000年的酿酒史,北齐武成帝高湛的青睐开启了汾酒1500年的名酒史,踏遍欧洲的蒙古铁骑带来了汾酒800年的蒸馏史,《镜花缘》、《随园食单》、《四库全书》等著作记载了汾酒300年的品牌史。而后,杏花村酿酒技艺沿着三晋人民迁徙的路途,跟随山西商人创业的步伐,走向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并因地制宜,创造出西凤酒、泸州老窖、五粮液、茅台等近百种各具特色的地方名酒,奠定了当今白酒产业的基本格局。无数历史依据向我们雄辩地证明中国酒魂终归何处。

2.深厚的文化底蕴。“一封信”——“吾饮汾清二杯,劝汝于邺酌两杯”,北齐武成皇帝高湛的一封家书为汾酒留下了最早的文字记载,也为汾清奠定了“御酒”的地位;“一首诗”——“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唐朝大诗人杜牧的一言名句让汾酒以诗扬名,也让山西杏花村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中华诗酒文化第一村”;“一个奖”——1915年,唯一荣获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甲等大奖章的汾酒蜚声中外,九十五年后,所有声称获得金奖的白酒企业在一系列还原历史真相的珍贵史料面前集体失声;“一杯酒”——1949年,周恩来总理亲自批示汾酒成为新中国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国宴用酒,2011年,多名会议亲历者、采访者、专家学者重现历史真相,让消费者明白汾酒作为“第一国宴用酒”的身份毫不存疑。

3.卓越的清香品质。杏花村汾酒的酿造,以当地优质地下岩溶水为酿造用水,以汾酒原粮基地种植的专用高粱为原料,加入用大麦、豌豆制作的大曲,接种当地富集的有益天然微生物菌群,采用“固态地缸分离发酵、清蒸二次清一清到底”的传统工艺,遵照“人必得其精、曲必得其时、器必得其洁、火必得其缓、水必得其甘、粮必得其实、缸必得其湿、料必得其准、工必得其细、管必得其严”的汾酒酿造十大秘诀,坚守传统、酿造自然,成就了最干净、最纯正、最健康、最文化的汾酒。

回顾昨天,世代汾酒人用他们的智慧和经验告诉了我们“什么是汾酒”。汾酒就是中国白酒产业的奠基者,是传承中国白酒文化的火炬手,是中国白酒酿造技艺的教科书,是见证中国白酒发展历史的活化石;汾酒就是“国酒之源、清香之祖、文化之根”;汾酒就是“中国酒魂”。

价值重塑——汾酒的今天

计划经济时期,汾酒不仅仅在企业效益方面拔得头筹,也是消费者心目中的“工艺汾老大”、“品质汾老大”;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时期,汾酒固步自封、小步慢走,没能紧跟时代步伐,一度被追被赶,仓皇退守山西;2003-2012年,汾酒依托傲人的文化底蕴,借势黄金十年,跻身百亿,东山再起;2013-2016年,白酒行业凛冬已至,汾酒进入深度调整阶段。

2017年,山西省国企改革拉开大幕,董事长李秋喜怀揣“如果完不成目标任务,我将引咎辞职”的决心与省国资委签下了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三年任期经营目标责任书。因为,2014-2016年白酒行业收入年均增长仅为8%,利润年均增长仅为10%,而这份军令状却要求汾酒在2017-2019这三年间分别实现酒类收入增长30%、30%、20%,酒类利润每年增长25%。

在“99分也是不及格”的重压之下,汾酒一改故辙,吹响改革号角。描绘了“11936”中长期汾酒复兴战略、“62210”五年奋斗目标、“4421”三年攻坚目标等顶层设计蓝图,并从体制和机制两方面进行了具体的价值重塑。

1.体制破冰。为了从思想观念高度破解发展桎梏,汾酒集团高唱“不能等、不能靠、不能要”的《国际歌》,以认识论指导改革;高唱“在改革中经受考验、在实践中经受磨练”的《好汉歌》,以实践论指导改革;高唱“齐心协力、不遗余力、共同努力”的《团结就是力量》,以方法论指导改革。2018年,汾酒集团引入华润为战略投资者,成为山西首个国有上市公司股份非公开协议转让央企案例,同时也实现了“引资”“引智”“引进科学决策”“引进战略协同”的目标。2019年12月,汾酒集团壮士断腕,优化企业资产,改良产品体系,圆满完成整体上市工作,成为山西第一家整体上市的国企。

2.机制破冰。为了实现机制破冰,汾酒集团努力下好“契约化管理、综合化指标、系统化授权、制度化制约、市场化激励”这五步棋,并且保证“五步棋”步步相扣。“契约化管理”以营销单位为改革试点,签订目标责任书,否决性指标完不成亮“红灯”,其他指标完不成亮“黄灯”;“综合指标化”设置了科学合理且具有挑战性的考核指标,完善了考核办法,优化了责任书考核体系,以目标导向倒逼公司加快改革发展步伐;“系统化授权”下放了人事调配考核激励等12项权利,启动契约化的人事制度改革,尝试采用组阁式聘任新机制;“制度化约束”构建和完善了纪检、审计、巡察、监事四位一体的大监督体系,实行干部动态考核管理,切实解决改革中存在的压力传导不到位、政策落实不到位、沟通协调不到位等问题;“市场化激励”运用模拟职业经理人制度,以市场化薪酬匹配挑战性目标,并于2018年12月对高级管理人员、关键岗位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企业骨干人员授予限制性股票,是山西省属国有企业中第一户股权激励计划试点单位。

“做难事必有所得”,事实证明,压力可以转化为动力,动力可以转化为活力。经过三年改革,2019年,汾酒实现酒类销售收入118亿元,比2016年增长237%;实现酒类利润29亿元,比2016年增长332%;行业排名从2016年的第八名上升至2019年的第五名。2020年,在疫情影响如此严重的情况下,山西汾酒仍然实现营业收入139.90亿元,较2019年增长17.63%;实现净利润30.79亿元,较2019年增长56.39%。2021年一季度,山西汾酒实现营业收入73.32亿元,较上年增长77.03%;实现净利润21.82亿元,较上年增长77.72%。从2005年到2021年,山西汾酒的股价增长了80倍,市值更是扩张了160倍。可以说,国企改革这关键一招不仅为汾酒插上了腾飞的翅膀,更为汾酒提供了健康持续的强大发展动力和发展后劲。

总结今天,汾酒的经验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点:第一点在于省委、省政府对国企改革的高位谋划和省国资委的强力推进;第二点在于改革最大限度地激发了创新创造创业主体的内生动力;第三点在于全体汾酒人形成了强大的改革合力;第四点在于汾酒正确地把握和处理好了“党建与经营、当前与长远、整体与局部、增量与存量”四对关系。

价值创造:汾酒的明天

1.“11936”中长期汾酒复兴战略。未来较长一段时间,汾酒将着力构建“中国酒魂信仰管理体系”这个理论,大力弘扬“报国、诚信、创新、开放、坚韧、儒雅”这一汾酒精神,利用“理论高度、思想锐度、文化厚度、改革强度、营销深度、发展速度、执行力度、品质美誉度、顾客忠诚度”九种管理方法,奋力完成“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创新”、“质量规模效益科技复合型发展”、“品质文化历史核心竞争力综合提升”三大新的历史性任务,建成“诚信酒都、人文酒都、智慧酒都、开放酒都、绿色酒都、幸福酒都”。

2.汾酒复兴三大阶段。直道冲刺阶段聚焦汾酒和竹叶青大健康产业,深化体制机制改革,缩小与行业领军企业的差距,比的是速度和爆发力;弯道超车阶段要通过质量、规模、效益、科技复合型发展全面提升汾酒的发展质量,比的是技术;换道并跑阶段要实现从追赶到并跑的转变,持续领跑行业发展,最终实现把汾酒建设成为世界一流企业的目标,比的是智慧。

3.汾酒十大复兴计划。分别为党建强基、深化改革、智慧汾酒、文化定桩、品牌跃升、黄河长江、品质提升、建设生态护城河、引才引智、提升职工获得感。

4.“66415”十四五发展规划目标。“十四五”期间,“六个酒都”目标要出雏形;“白酒、大健康、产业链、文化旅游、产业基金、白酒机加工”六大板块要成型;酒类销售收入要实现新突破;职工人均年收入兑现15万。

5.汾酒“六论”。“代表论”指的是汾酒是中华白酒文化的代表;“精髓论”指的是汾酒展现了中华酒文化的精髓;“载体论”指的是汾酒老作坊是厚重历史文化的鲜活载体;“诗酒论”指的是要让“得造花香”的酒文化与精美的古建筑艺术相得益彰,描绘好“牧童遥指杏花村”的诗意画卷;“结晶论”指的是汾酒是三晋人民的智慧结晶;“创造论”指的是汾酒是三晋人民的劳动创造。

6.“文化+”战略。该战略“以文化人、以文立酒、以文促销、以文强企”,以中国酒魂企业文化体系塑造员工,以“杏花村汾酒文化学”赋能企业,构建高质量、高效率、全过程的“活态文化生态链”,打造兼具“汾酒风”“中国味”“世界范”的文化品牌,把文化汾酒打造为“世界酒业活态文化中心”,让文化汾酒成为“文化强国”“文化强省”的代表名片。

7.“211985”复兴宣传战略。“2”是指以习近平总书记的两个“一以贯之”思想为总纲;“1”是指宣传落地“中国酒魂信仰管理体系”;“1”是指构建汾酒复兴时期企业文化战略;“9”是指实施企业文化九大工程;“8”是指抬好文化营销的“八抬大轿”;“5”是指不断提升宣传队伍的“五项能力”。

汾酒的昨天悠久浩瀚,汾酒的今天好事多磨,对于汾酒的明天,李秋喜董事长希望大家同样充满期待。

报告结束后,宋瑞卿教授就报告内容做了精彩点评,就“汾酒的王者归来之路”发表了几点看法。

首先,宋教授认为,一个努力做事的人,一个为社会做事的人,一个能把大家想做没却有做的事做成的人,他身上一定汇聚着一种力量,李秋喜董事长身上就汇聚着这种力量。

其次,宋教授强调,历经兴衰的汾酒不仅代表过去,也在创造未来;汾酒的王者归来不仅代表自己,更是在诉说我们山西的凤凰涅槃和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民族的伟大复兴。

再次,宋教授指出,滚滚长江流不尽的是英雄血,杯杯清香喝不尽的是汾酒深厚的文化底蕴、卓越的清香品质和企业家肩负的责任和担当。

最后,宋教授为汾酒重赋一首《汾酒吟》,“千研万碾出车间,深埋地下又十年。粉身碎骨全不顾,要留清香在人间。”历经沧桑的汾酒故事应该是一种精神、一种力量,值得所有汾酒人、所有山西人、所有中国人大讲特讲,实现真正的王者归来。

本次报告是振东管理大讲堂的第六十九期讲座。秉持“探寻管理智慧,践行管理人生”、“服务学科、服务学生、服务社会、服务企业”的宗旨,振东管理研究院将继续邀请学界和企业界的知名专家学者做客振东管理大讲堂,为提高山西财经大学的人才培养质量,实现“校企合作,协同创新”,更好地服务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